您的位置
主页 > 国际新闻 » 正文

为何新东方、万科等巨头抢滩“营地教育”:文旅融合又一个新机遇?

来源:www.palidc.com 点击:1567

仅在2019年3月,四所营地教育机构就完成了对33,354个美国旅游营地、北纬开放营地、深圳儿童周末和常青藤联盟夏令营的资助,资助范围从数百万到数千万不等。

这种行业很少有集中融资。随着2016年国家研究政策的发布,该行业受到了鼓励。另一方面,新中产阶级对这种新型教育的理解也在加深。人们越来越意识到“玩耍也是最严肃的教育”。这两个层面都推动了营地教育产业的发展。

从文化与旅游整合的角度来看,《娱乐资本论》的矩阵数赋格文化与旅游(ID:hetunwenlv)认为,营地教育是继旅游音乐节和体育赛事之后的另一个主要文化与旅游类别产业。事实上,营地教育作为“内容”一直是房地产项目密切合作的对象,如渴望这一高消费“交通”群体的特色城镇和农村综合体。

值得注意的是,大型资本集团也在“关注”营地教育。新东方、美好未来教育集团、万科、黄婷国际房地产公司、第一旅游集团等旅游公司纷纷进驻营地。新东方把自己贴上了“行业集成商”的标签。“我认为以企业家精神的形式进行营地教育是非常困难的,”位于北纬地区的营地教育的创始人李鹏对娱乐之都的矩阵数字府谷吕雯说。在他看来,这最终将是一个由巨人“收获”的市场,但在巨人收购并“花十年时间”之前,该行业早期的营地教育并不需要顺利运营营地和教师课程链。

该行业的初始阶段是初创公司发展的绝佳机会。在与娱乐资本的矩阵号fugu吕雯(ID:hetunwenlv)的接触中,他们保持了一种意气风发的状态:搭建营地,开设分支机构进入新的区域市场,培养导师资源。每个人都确信这个行业前途光明。

混有混乱和机遇的早期产业

李鹏上月在全国各地“飞行”,有30多个项目需求,另一方希望它能进入设计的早期阶段,“没门,完全是受商业驱使”。

看到正确的市场轨迹。2017年,李鹏和另一位创始人纪大为分别从户外领域和文化旅游行业进入营地教育领域。公司的核心业务是帮助甲方进行营地规划和设计,并扩展到营地托管,这是一项由甲到乙的业务。

在李鹏看来,教育营是文化和旅游一体化中最具登陆性的项目,“这是一个可以计算和支付的项目”。例如,与商队营地相比,中国幅员辽阔,人口众多,住宿形式极其丰富,这使得商队营地不是绝对必要的,事实也是如此。纯房车营地很难平衡消费者的高成本和低价格需求。

“教育是真实的。父母不知道周末带孩子去哪里。需求是存在的”。

与冬季夏令营不同,夏令营教育有一个固定的地点。这是一种以团队生活为形式的户外体验式教育,最终达到创造性、娱乐性和教育意义。与美国通常的三周周期不同,中国的营地教育从几天到几周不等,课程形式多种多样,从手工艺到体育和各种艺术活动,只有一个目标:在玩耍时提高自己的性格和能力。

营地教育作为一种外来文化,在中国起步较晚,但发展迅速。

陈伟曾经是一个营地的教育老师。他从大学四年级开始就一直在做营地教育项目,现在已经成为营地教育的地区负责人。陈伟和李鹏有一个共同的观点,营地教育是一种商业形式,是在多年的应试教育“压制”之后爆发的。

2016年底,教育部和其他11个部门联合发布了《关于推进中小学生研学旅行的意见》,要求在政策层面进行户外研究。这被视为营地教育行业的里程碑事件节点。

“研究旅行政策公布后,就像洪水打开了闸门”。作为进行研究的重要途径之一,营地自然进入风口境地。中国营地教育联盟的成立

该行业的早期阶段也是各种资本进入市场的好时机。3月,营地教育有几次投融资:博西莱教育集团(Bosilet Education Group)数千万战略投资在北纬地区开业,占25%的股份;美国阵营宣布完成数千万元的首轮融资。投资者是来源资本和郑融资本等机构。户外教育品牌深圳儿童周末宣布,已从北塔资本获得数百万元预甲资金。常青藤联盟夏令营宣布被美国国际旅行和海外研究服务机构环境旅行收购。

“我们不是To VC的公司”,自不到两年前成立以来就一直盈利。李鹏在2018年分担研发和设计成本后,告诉娱乐资本的矩阵号fugu吕雯(ID:hetunwenlv)“我们的净利润超过100万”。

成立于2010年的美国旅游国际营是另一家有明显标志的公司。它始于一条纯粹的美国营地教育路线。过去,访问美国会把国内学生送到世界各地的营地。2016年在中国设立营地后,重点转移到了国内市场。

美国CEO李继辉告诉娱乐之都的矩阵号福古吕雯(ID:hetunwenlv),一次海外夏令营的费用是5万到6万元,而一次国内夏令营的费用是1万元。最重要的是,国内夏令营的持续时间相对较短。中国孩子很矮,有各种补习班,短训班可以吸引更多的家长目前,美国旅游“国内和海外业务的比例约为8: 2”"去年,赴美旅游年收入达到3000万元."李吉辉表示,2016年,前往美国千岛湖的旅游将只招收200多人,2018年将激增至4000人。与此同时,其产品的价格也在逐年上涨:在美国为期一周的夏令营的价格将在2016年升至6800元,2018年升至8800元。

李继辉说,美国之旅提供的各种课程使重复购买率居高不下。此外,客户群的扩大也部分取决于学生家长的“口碑”。

但是到美国和北纬旅游的收入并不代表这个新兴产业。陈伟联系过的许多营级教育机构中,他认为“大部分都处于扁平化状态,没有达到盈利阶段”。

行业起步较晚,大多数营地教育品牌都处于粗略的管理状态,“行业内的好产品相互抄袭”。由此带来的问题是市场不认可粗糙的内容,更不用说在市场上培育了。

"入门门槛不高,但很难发展壮大."李鹏认为,营地教育是一个由多种形式组成的行业类别,从营地、食品、住房和交通到课程教具,以及关键的市场能力,“这要求营地品牌具备非常高的综合能力”。

混乱和机遇交织在一起,这是典型行业的早期阶段。李继辉告诉娱乐资本的矩阵号fugu吕雯(ID:hetunwenlv),两年前营地教育行业面临三大困难:导师资源缺乏、市场培育所需时间以及复杂的营地建设过程。

营地教育需要“营地”

当把国际企业“复制”到国内企业时,李吉辉发现营地建设最大的困难。“与国外国情不同,国内营地建设会遇到土地性质、规划建设指标等诸多障碍”,成为最大的难点。

两年过去了,一切都变了。该行业最大的难题“立即”得到了解决。在过去的几年里,房地产项目,如特色城镇和农村综合体,在这一政策下迅速诞生。“基础设施狂热”的后遗症是缺乏人力流动,因此迫切需要填写“内容”。

有自己旅游流的营地教育是一个很好的合作伙伴,非常完美。“露营的客人都是高净值人士,可以推动这些房地产项目的消费模式,”李吉辉对娱乐资本的矩阵数字福谷吕雯(ID:hetunwenlv)说。

房地产客户对甲方在北纬地区开业至关重要。李鹏非常了解b合作社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娱乐资本的矩阵数字吕雯(ID:hetunwenlv),营地资源的缺乏是目前市场上许多营地教育机构的商业痛点,“他们临时租用场地做活动,成本不低,500名儿童和1000名儿童,边际成本并没有随着规模的扩大而降低。”

青年部落、凯航、斯达和其他营地教育机构可能都有这样的问题。“他们已经获得了大量的融资,但规模扩大后,管理成本越来越高,利润越来越薄,”这位知情人士表示,这种商业模式并不健康。

早些时候“接触”营地资源的人没有这种担心。此外,他们把自己的品牌特征说得很清楚:去美国的旅行纯粹是一条美国露营路线,而去北方的业务是一项B-side业务。

基于美国营地概念的美国之旅也是美国营地建设的标准。2016年,它在杭州千岛湖建立了中国第一个美式国际营地。此后,它分别在上海和北京降落了两年。"今年我们计划在云南建第四个营地."

李继辉称去美国旅行的模式为“轻资产和重操作”。营地项目是与建造基础设施的合作伙伴一起建造的。前往美国主要负责建造与营地活动相关的配套设施。他的计划是每年做一到两个自我管理营地项目,并在未来五年举办十个营地。

例如,2018年,另一方与顺义奥林匹克公园(一个可容纳240名学生的营地)合作建造军营、餐厅和篮球场。“我们建了篝火晚会区、CS场和射箭区”。

对整个行业来说,拥有营地是一种“重型武器”,是竞争的障碍。李鹏说,当营地的费用被吸收时,拥有营地的组织的固定费用将是固定的。“当更多的学生来的时候,利润会上升”,这是一种抵制“规模不经济”的商业模式。

与去美国旅行的轻重结合不同,在北纬开营完全是轻而易举的事。“我们不能碰坏项目,我们的风险比去美国低,他必须在每个营地项目上投资数百万美元”。

但是缺点也很明显。“我们必须形成一个规模。如果我们不联系起来,我们就没有权利说话,”李鹏告诉河豚吕雯。目前,由北纬开放营(North Latitude Open Camp)管理的STARTCAMP营地已经为全国17个营地服务。

在北纬开营有自己的连锁计划。"将来,每个文化旅游项目和每个特色城镇都将有一个营地作为标准."李鹏认为,在5到10年内,中国将有10,000个营地,而北纬希望能为其中的100个提供良好的服务。

如果营地资源成为许多初创企业竞争的关键,那么整个行业目前面临的最大困难就是缺乏导师资源。作为“软件”的核心竞争,初创企业没有导师培训体系。

在巨人到来之前尽情发展。

李吉辉对美国野营旅行印象深刻。这个合作营地有106年的历史,它的主人已经传了7代家庭。

“从这里,我们可以感受到美国厚重的营地文化”。经过多年的发展,夏令营已经成为美国中小学生的“第二家庭”。“美国的暑假持续三个月,学生们一离开暑假就去夏令营一起玩,”这已经成为日常生活方式。

美国的营地教育从童子军发展而来,从培养孩子的生存能力延伸到更广泛的素质教育,这已经成为一种成长文化。目前,美国大约有12,000个营地,类型极其丰富。

据统计,美国每年有1000多万儿童和青少年参加露营活动,而中国有20万。美国前总统的妻子米歇尔经常带着她的两个女儿去露营。

回到家,营地仍然远离学生的日常生活方式。在陈伟在夏令营的第一线经历中,他发现大多数孩子因为进入夏令营而得到奖励,“让他在暑假里放松和玩耍”。父母更关心孩子的食物、住房和安全,“但是孩子是否长大了

陈伟认为,中国营地教育的成熟将是两三年后,需要两个层次的成熟:第一,营地基础设施的崛起,“拥有独立营地的公司将脱颖而出”,第二,市场培育,“家长将逐渐意识到单靠学习是不够的,其他能力需要培养。”

国内营地文化的积累需要很长时间,在这个窗口期,大资本集团渴望“进入竞技场”。

娱乐资本吕雯(ID:hetunwenlv)的矩阵号梳理信息,发现万科、黄婷国际、首都房地产有限公司等房地产开发商,新东方、美好未来、博世音乐有限公司等教育集团都做了重要安排,仲恺国际、乐凯有限公司、首都旅游集团有限公司等旅游企业都开始进入营地教育领域。

2018年9月,新东方成立了国际旅游营教育推广管理中心。余洪敏亲自推动其在营地教育领域的努力。新东方的目标是成为“行业集成商”。

但迄今为止,新东方还没有在营地领域进行任何行业并购。相反,其教育同行豪富图(Haofutu)和博西莱(Bosilet)投资了两个营地教育品牌:青年部落和北纬。

该行业正在等待大型资本集团的下一步行动。然而,目前,营地教育市场被分成几个小组。该行业称之为“热带雨林”系统。“这个行业容纳参天大树和异国花草。营地教育机构中有许多小而漂亮的机构,这些机构并不寻求做大,但也很受父母的欢迎,”李晨辉告诉富国鲁文。

例如,斯达营的“大本营”是安徽和江苏市场,奥尔森教育营深深植根于南方市场,美国旅游市场遵循营地布局:大城市和风景优美的旅游目的地。

“我认为这是一个已经收获的市场,”李鹏谈到这个市场的未来时说,但这可能是十年后的事了。他认为,营地教育市场属于行业的早期,“营地尚未建成,产业链尚未贯通”,因此缺乏一个完整的市场环境。

这个尚未整合的时期也将是初创公司发展的黄金时期。“在这么大的市场里,短期内不会有激烈的竞争,所以每个人都应该做自己的事情,”李鹏告诉富国鲁文。

李鹏并不担心在C端开始自己的品牌,但仍然讲述了为B端服务的故事,“一旦连锁营的规模形成,规模形成,C端只会在市场上花钱”。

去美国旅行仍将遵循纯粹的美国营地教育路线。2019年是去美国旅游的开创性一年。其计划是将暑期学校植入学校,并“将其变成一门综合性的学术、户外和野营活动课程”。

娱乐之都(ID:hetunwenlv)的矩阵号fugu吕雯此前曾写过关于中国房车营地市场的文章。与营地教育类似,这两个行业都在海外“学习”。然而,这两个行业对未来表现出完全不同的态度。房车营地还没有经历商业模式,面临着不确定的未来。然而,营地教育是一个可以看到和触及未来的大市场。

大陆营地教育的“第一个五年计划”已经完成:行业蓬勃发展,商业模式平稳运行,巨人开始进场,每个人都对未来五年充满期待。

2020年,被称为营地教育场的奥林匹克-世界营地会议将在中国举行。李吉辉、李鹏和陈伟都认为,在这一时间点之后,更多的资源和关注将进入中国的营地教育领域。

[本文由合作媒体授权的投资界转载。这篇文章的版权属于原作者和原出处。这篇文章是作者的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投资界的立场。请联系原始作者和原始来源以获得授权。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联系(editor

youtube.com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