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国际新闻 » 正文

中央“急”推教改 总理中南海直面家长学生

来源:www.palidc.com 点击:799

温家宝主持了《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

论坛,在最近一段时间里,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他在中南海连续举办了五次论坛。所有的话题都是一个,即教育,主持人是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对此,温家宝总理曾表示,《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的研究和制定是本届政府必须关注的重大事件。

以下是2010年2月8日中央电视台《新闻1+1》节目的文字记录:

这是2月6日,温家宝主持召开群众代表座谈会,首次把学生和家长代表请进了中南海。

这是2月6日,温家宝首次主持群众代表论坛,邀请学生和家长代表到中南海。新华社记者黄静汶拍摄了“主持人(董倩):”晚上好,欢迎收看《新闻1+1》直播。

就在最近,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中南海连续举行了五次座谈会。所有的话题都是教育,主持人是国务院总理温家宝。

(视频播放)

卢金陵(学生家长):

总理听得非常仔细,频频点头。之后,他结合了孩子们的成长,讲得很好。就像聊天一样。我一点也不紧张。我很放松,真的敞开了心扉。

解释:

上周六,北京东胜镇的金鹿凌受邀参加中南海的一个特别论坛。面见她的人是国务院总理温家宝。

卢金陵:

首相仔细聆听,牢记每一点。有时首相会给出答案并提出意见和建议。

解释:

卢金陵作为学生家长出席了会议,陪同出席的有研究生、师范大学生、中学生、农民工、农民和北京居民。温总理主持的这次教育论坛关注的是人们关心的问题,目前仍在起草《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纲要》,允许学生和家长代表就教育问题提出意见和建议。

卢金陵:

1月11日第一次研讨会,主题为高等教育改革与发展;第二次研讨会在四天后举行,重点是职业教育。2月4日,讨论了基础教育。下面是一个关于教育管理系统的研讨会,邀请了一些教育管理系统的负责人。上周六的座谈会是学生和家长代表第一次被邀请到中南海面对总理。

在这五次研讨会中,内容涵盖了各级教育,受邀者还包括学校、家长、学生和家长代表。他们的意见将为《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提供参考。2008年8月底,中国开始制定2020年《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并成立了以温家宝总理为首的领导小组。

对此,温家宝总理曾表示,《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的研究和制定是本届政府必须关注的重大事件。在过去一年左右的时间里,已经进行了几十次翻译,形成了大纲的初稿。我们如此重视温家宝总理在第五次研讨会上的讲话,原因是最好的解释:“教育是一个国家发展的基石,教育改革和发展是关系到国家和民族未来的重大问题,也是每个家庭和学生的重大关切。”

《第一财经日报》今天在A3版上发表了一篇文章,标题引用了温家宝总理在座谈会上的话:“教育改革应该让人民看到希望”。教育曾与住房和医疗保健一样出名,并被昵称为“人民头上的新三山”。在医疗改革最终破裂的时刻,人们对教育改革的期望越来越强烈。

"为什么我们学校总是不能培养出优秀的人才?"我仍然记得,温家宝总理在钱学森临终前多次看望他,他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在物质繁荣的时代,“钱学森问题”提出了教育问题。如今,人们期待在教育改革的道路上看到更多的信心和希望。

主持人:

今天,我们特别邀请了国家教育科学研究所的研究员程方平先生到我们的工作室。

程先生的第一个问题,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总理主持了这样的会议

我个人明白,首先,在我们持续的经济发展过程中,教育问题也迫在眉睫。一是教育本身的发展要求我们讨论和制定相关的计划。另一个原因是,从普通人的愿望和教育本身的发展来看,它也迫切地给每个人带来希望,成为每个人的新计划和改革方向。

主持人:

你刚才说的很紧急,因为每个家庭都会面临教育问题。这种“紧迫性”也反映在温总理的讲话中,因为他最近说“教育质量需要提高,教育投资需要增加,教育体制需要改革”已经连续提出了三项紧急要求。温家宝总理表达的紧迫性背后的含义是什么?

程方平:

我想首先,作为一个国家的领导人和国务院总理,他看到了人才和人力资源质量在促进中国发展过程中的重要性,所以他大力推进了教育改革。我们现在的社会已经发展成为今天的国际竞争,许多国内问题都表现在人才和人的素质上。如果这个问题得不到迅速解决,我们的许多教育问题将会积累起来,并会给国家带来一些深层次的安全风险。

主持人:

这与我们生活的现实背景有关吗,因为我们一再强调要加快经济发展方式的转变,这与这个背景有关吗?

程方平:

在这种背景下,我认为这是密切相关的。例如,去年年初,温家宝总理在《百年大计教育为本》发表了讲话。在他的第二个主要教育问题中,他特别提到了一个方面,即农村教育。农村教育过去覆盖所有大、中、幼儿,但这次他指出,我们过去的发展方向之一是城市化,即城市发展,而农村发展是一个相对薄弱的方面。然而,十七大报告提到了新农村建设和城乡和谐。这也是调整发展的一种方式。因此,与之相对应的农村教育与城市教育和学术教育仍有所不同。我认为其中一些调整符合国家发展的大方向。

主持人:

刚才我们还引用了温总理的话:“教育改革应该让人民看到希望”。当这样一个指导未来十年左右的中长期纲要摆在人民面前时,虽然现在正在征求意见,但普通人能从中看到他们迫切认为需要解决的问题能够得到解决,并从中看到希望吗?

程方平:

这个中长期计划涉及很多方面。在各个方面,通过调查研究,我们掌握了一些关键问题。这些关键问题的解决可能会改善中小学教育的各个方面。然而,中长期教育计划与教育政策和法规并不完全相同。这是未来3至12年发展各类教育的一些具体目标。随着这些方向的确定,在体制改革、法制建设,包括提高教育质量和教育公平方面,可能会有一系列更具体的措施,这些措施可能是广大人民群众特别期待看到的。

主持人:

因为你是一个研究教育的学者,当你阅读和解读《发展纲要》时,你可以从更专业的角度来解读它。你帮我们普通人分析一下,从这个《教育发展规划纲要》,我们能得到的最大好处是什么?

程方平:

首先,我们在温家宝总理的一些讲话中提到,他特别提到“主要是我们的义务教育保障了我们公民最基本的教育权利”。过去,由于经济发展和一些制度问题,我国的义务教育不够均衡。过去,每个人都认为这是一个经济问题。现在我们的经济正在发展,我们发现仍然存在问题。此外,一些普通人担心我们的学校选择,包括我们的教育发展不平衡,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这一次,我们将讨论它并找到解决它的方法。作为改革的目标,我认为这是非常好的。

主持人:

当我们看到这个《纲要》时,自2008年底以来已经一年多了,我们仍然在征求意见。短片中提供给我们的信息被一起做了几十次。他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他希望满足所有方面吗?

程方平:

我想这和以前不一样了。过去,我们的行政部门经过讨论后推出了它。这一次,我想一方面是在制定过程中广泛征求意见,因为据我所知,意见也是通过许多渠道,包括媒体和互联网征求的。我认为这是一种民主参与。已经制定的不仅代表了行政意愿,而且代表了每个人的一些愿望。这意味着我们的规划和法律制度都在走向民主化。我认为如果一个计划被更多的人批准,它的发展将减少很多阻力,并能更好地实施。

主持人:

对于这样一个《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的规划纲要》,公众显然抱有很高的期望,但是这样一个中长期的纲要能给我们带来什么呢?我们的计划将在以后讨论。

(视频播放)

说明:

“推进教育体制改革,转变教育行政方向,力争在大约十年内基本完成义务教育均衡发展,大力倡导教育者办学。”今天所有主要媒体都出现了这样的头条新闻。这些都来自温家宝总理在研讨会上的讲话。几乎每个字都引起了社会的共鸣,这也显示了人们对教育改革的期望。也正因为如此,《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自提出制定以来一直被期待。

早在2008年8月29日,温家宝总理主持召开了全国科研领导小组第一次会议,会议审议通过了原则《规划纲要》制定工作计划,正式开始研究制定工作。十天之后,2008年9月9日,八名中小学教师应邀到中南海一起庆祝教师节。在本活动中,《纲要》也是讨论的主题。2009年1月5日,主要媒体发表了温家宝总理的文章《百年大计教育为本》。温家宝在文章中说,“这是我国进入21世纪以来的第一个教育计划。制定一个符合中国国情和时代特点的计划,对我国教育的发展,甚至对现代化建设都具有重要意义。”虽然政府正在通过各种渠道加快纲要的制定,但2009年热点教育事件的一再出现也从另一个角度表明了颁布纲要的紧迫性。

长春、重庆、徐州、成都等地坚决禁止奥林匹克数学,切断了奥林匹克数学与进一步学习的生命线。然而,这种行为不仅让公众鼓掌,还让人怀疑割草可能不会根除根。山东省将学生综合素质评价作为高考招生的参考依据,打破了以往“唯分数论”的人才评价体系。这种尝试也引起人们对隐藏规则的担忧。

北京大学率先实施校长实名推荐制度,这一制度突然引起了轩然大波。舆论在教育公平和人才减少之间摇摆不定,没有坚持一种模式。一系列事件似乎说明了每个人都期望并迫切需要一份纲领性文件作为指导的教育改革。现在,时间悄悄地来到了2010年。教育部长袁贵仁表示,“这将是教育改革的一年”。

主持人:

每个人都期待着教育改革。我们看到,刚才提到的短片,实际上在过去的一年里,在很多方面都有过很多尝试。然而,在这些尝试启动后,每个人都有许多疑问。变化已经改变,但变化并不令人满意。每个人仍然有许多问号。你认为这种现象怎么样?

程方平:

这就是我的看法,因为教育是每个人都非常关心的事情。从幼儿园到成人,教育都在讨论改革。有些问题是每个人都非常关心的,比如高考、入学、教育经费和教育平衡,包括农民工子女的入学问题。当一项政策出台时,我只是说,一方面每个人都称赞它是好的,另一方面也有一些隐藏的担忧。这些隐藏的担忧主要来自

例如,我们高校的自主招生,每个人都认为这是一种删减,可以从原来单独的分数中给一些有特殊才能或特殊爱好的学生,脱颖而出。

host:

这是一个系统创新。

程方平:

这是一项制度创新。但是每个人都担心的是这个过程是否可以公开,是否公平,是否有权利限制。因此,我认为这表明我们对教育改革既抱有希望,又感到害怕。我们害怕什么?人们担心我们的其他支持政策跟不上支持环境。

host:

换句话说,教育体制改革不仅是在教育领域,也是在教育之外。

程方平:

是的,它也在教育之外。包括我们的新一代,他们的责任感和社会服务意识。例如,从一些孩子身上,从汶川地震中,你可以看到许多年轻人有这样的热情。然而,我们也发现教育中仍然存在许多问题。例如,他们似乎没有以前的孩子那么守纪律。

host:

你认为教育体制改革只是教育部的事情吗?各部门应该在国务院的总体规划下携手合作吗?

程方平:

我想这就是问题所在。温总理召开了多次座谈会,从制度问题、舆论问题、社会文化问题和法律问题等多方面找出制约教育的一些问题。

host:

例如?

程方平:

例如,这次我发现研讨会上有一些企业的代表。例如,近年来我们必须促进职业教育。国务院召开了三次会议,国家投入了大量资金。然而,职业教育的发展似乎是一个难题,没有找到解决办法。我们会想,企业支持职业教育的动机是什么?从国外的一些经验可以看出,在与职业教育的发展相结合之前,应该有免税或技术创新的一些好处。在这些方面,我国的一些相关制度和法规还不完善。如果我们适当地调整这些方面,我们可能会进入健康发展的轨道。

host:

你刚才所说的在中长期内都能很好地解决?这个问题。

程方平:

在我们的中长期发展规划中,职业教育,包括我们刚刚谈到的高等教育和普通教育,有这些方面。然而,具体实施有时限,因为时限是在2012年或2020年。还有一个,它还有一些配套工作要做,比如我们的一些相关教育法规、经济政策和导向政策。如果我们能跟上他们,那就更好了。

host:

例如,经济体制改革似乎已经到了现阶段,现在是时候跟上各种改革了。如果我们再期待经济体制改革,我们可能无法继续深入下去。

程方平:

是的。因为我们的教育制度改革始于1985年,至今已有20多年。独自改革教育系统是非常困难的。随之而来的是许多现实问题,包括我们仍然是体制障碍的一些问题。我们需要在国务院的总体规划下进行宏观、系统、大规模的调整。只有这样,我们的教育改革才能保证相对完整或正常的发展。

host:

郑先生,一个具体的问题,因为我们在总理的讲话中看到一句话,他说“要用十年时间才能完成义务教育的均衡发展”。我们再想一想,刚才我们说的时候,政府感到“急”,但这种“急”具体体现在具体当中。完成义务教育的均衡发展需要十年时间。你怎么理解这种“匆忙”,但这已经是十年了?

程方平:

我认为其中之一是,自2006年以来,政府已经非常明确地表示将承担这一责任。这是一个巨大的进步。然而,义务教育的均衡发展不仅仅是一个投资的问题。例如,在过去,一方面,我们缺乏投资,债务缠身,另一方面,我们遇到了严重的问题。我们城市的学校、农村的学校、重点学校和薄弱学校有很大的区别。如果有一种一刀切的方法,还有许多遗留问题不能很好地解决,必须在磨合过程中不断改进。但是如果我们不这样做,这个长期存在的问题将会越来越深。因此,从现在起十年内把它做好是可能的。我认为这也是中国教育的一大幸事。

2010年2月09日07336024336052来源:中央电视台《新闻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