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国内新闻 » 正文

垃圾分类19年很多地方依然“分不清”,难点在哪里?

来源:www.palidc.com 点击:676

新华社北京7月2日电:经过19年的垃圾分类,许多地方仍然“难以区分”。有什么困难?

新华社《新华视点》记者

自7月1日以来,上海已进入“垃圾分类的强制性时代”,46个重点城市也在加快垃圾分类各方面的建设。 《新华视点》记者发现,事实上,垃圾分类自2000年以来已经在一些地方实施。 然而,在过去的19年里,垃圾分类在一些试点城市进展缓慢,许多人仍然对各种垃圾感到“困惑”。 垃圾分类有什么困难?

从点到面已经有19年了,一些城市居民对此并不强烈。

早在2000年,垃圾分类工作就开始了,从8个试点城市到26个示范城市(区),再到46个重点城市,垃圾分类工作从点到面逐步推进。

2000年6月,北京、上海、南京、杭州、桂林、广州、深圳和厦门被确定为首批8个垃圾收集试点城市

2014年,住房和建设部、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财政部、环保部、商务部联合启动了新一轮生活垃圾分类示范城市(区)试点工作

2018年初,住房和建设部发布通知,要求46个重点城市在2018年3月底前发布生活垃圾分类管理实施计划或行动计划,明确年度工作目标,细化工作内容,量化工作任务

从2019年开始,全国地级及以上城市将开始城市固体废物分类

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城建司副司长张乐群表示,目前已有46个试点城市制定了垃圾分类体系实施计划,其中近30个城市出台了垃圾分类相关法律法规和管理措施,明确了垃圾分类链各方的责任。 二十二个城市有市委书记或市长担任垃圾分类工作领导小组组长,所有城市都开展了垃圾分类示范区建设。

张乐群说,上海、厦门、深圳、杭州、宁波、北京和苏州等城市已经初步建立了独立的生活垃圾收集、运输和处理系统

与此同时,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环境卫生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副主任徐海云表示,目前全国垃圾分类覆盖面仍然非常有限。一些城市仍处于基础水平。目前46个重点城市仅占全国城市总数的7%左右。与此同时,这46个重点城市的发展不平衡,一些城市居民对垃圾分类没有很强的意识。

记者调查发现,知晓率低、传递准确率低、资源利用率低的“三低”问题是垃圾分类的“障碍”。

在北京南三环的一个住宅区,居民李叔叔拎着一袋厨余垃圾下楼,面对标有“厨余垃圾”和“其他垃圾”的垃圾箱,毫不犹豫地把它扔进了“其他垃圾”桶里 像李先生这样的居民仍然占大多数,一些人说他们“不知道如何划分”,另一些人说“不知道如何划分”

在广州,生活垃圾分为四类:可回收、厨房垃圾、有害垃圾和其他垃圾 许多公民并不真正了解它 广州的唐小姐很困惑:瓜子是从厨房垃圾还是其他垃圾中吐出来的?用过的湿巾是可回收的还是其他废物?

北京市城管委主任孙新军表示,2000年,北京被确定为全国首批垃圾分类收集试点城市,在北京30%的街道和村庄建立了100个垃圾分类示范区。 《北京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的修订已被纳入2018-2020年立法计划。 新修订的条例将明确垃圾分类的责任,不仅针对单位,也针对个人。

然而,目前居民对废物的准确分类率相对较低。 “在实施垃圾分类的社区,厨房垃圾的理想状态应该至少是垃圾量的20%,但实际上只有5% ”北京市城市管理委员会环境卫生部门的有关负责人说

"最困难的是正确的分类率,它只有目标的30%到40% 参与合肥市垃圾分类试点的一家公司的负责人告诉记者

此外,“混装混运”也打击了一些市民对垃圾分类的热情。 "好不容易分类,垃圾车混在一起拉走了,完全是徒劳!"北京居民王女士说

合肥试点地区的一名街道干部报告说,由于缺乏处置场地,越来越多的餐厨垃圾“无处可去” 此外,有毒、有害、大型垃圾的末端处理往往“不可用”,最终与其他生活垃圾混在一起,抑制了群众参与垃圾分类的积极性,影响了分类体系的建设。

记者发现许多地方在处理有害垃圾和厨房垃圾时都是白色的空。在可回收材料中,高价值机构愿意回收,而低价值机构很少使用,专业回收机构分布不均,难以满足加工需求。 根据国家要求,生活垃圾分类处理网络和可再生资源回收网络应该整合,但实际上这两个网络之间的连接存在一些断点和阻塞点,导致“混在一起”

如何解决政策着陆问题?

" 2011年,上海选择了100个试点居住区。三个月后,大多数居民区居民对垃圾分类的参与率达到了50% 然而,经过一年的调查,参与率下降到20%或更低。 上海市绿化和市容局环境卫生司司长徐止平表示,如何形成一个长期机制是一个需要思考的问题。

记者了解到,各地区正在从法律法规配套、宣传动员、日常监管等方面共同努力推动垃圾分类的实施。

广州是2000年中国首批八个垃圾分类试点城市之一。它也是全国第一个通过地方立法促进垃圾分类的城市。目前,已出台配套制度,包括制定法规和实施意见,为学校、政府机构、组织和酒店制定12项生活垃圾分类指南,初步建立垃圾分类法律制度。

北京市昌平区城市管理委员会环卫部门负责人王薛军表示,部分社区居民对垃圾分类的参与率达到80%以上,垃圾减幅超过30% 根据他们的经验,相关知识的宣传应该更加详细。 例如,一些家庭扔袋装甜面酱、瓶装辣椒酱、奶瓶等。将厨房垃圾分开时放入厨房垃圾箱 正确的分类方法应该是在把瓶子和袋子扔进可回收的废物之前先清洁它们。 改变这些居民的生活习惯有赖于病人的宣传和长期监督,最终形成正确的意识和方式。

对于日常监督,专家建议加强各方的相互监督 上海市绿化和市容管理局局长邓建平表示:“居民在物业监管的指导下扔垃圾。该物业是否将垃圾存放在垃圾箱内,可由公众监督。垃圾车发现小区垃圾分类做得不好,可以督促物业分类;同样,该属性可以监控运输车辆是否为“混合装载和混合运输” "

清华大学环境研究所的刘建国教授说:“垃圾分类是一项复杂而艰巨的系统工程。它不可能一夜之间或一劳永逸地完成。它需要持续、逐步、持续和长时间地进行。 ”(记者:舒静、王有龄、关桂峰、杜康、周颖、江刚、阎志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