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科技前沿 » 正文

盛世投资姜明明:敬畏之心就是最大的创投伦理

来源:www.palidc.com 点击:901

2018年是中国公益事业十周年,也是人民币筹资超过美元资金十周年。当我想到商业资本社会化路径的话题时,我突然想到了2008年的时间点。汶川地震后的觉醒、金融危机带来的冲击、公益圈和风险投资圈都上演了一出具有典型中国精神的发展剧,将危机转化为机遇。也是在这十年里,负责任的投资、环境治理投资和影响力投资逐渐出现,使得互不相干的公益事业和风险投资得以越来越多地整合和发展。在经历了最初的困惑之后,现在我越来越相信,风险投资行业将催生出除政府、企业和非政府组织之外的“第四部门”,从而在新的公益事业和新的商业之间的血缘关系中推动经济和社会的结构性变革。当然,这种改变需要相当长的时间,而且还需要解决现实中的许多问题。

“三大变革”使新的公共福利成为可能

标准高地、学术高地和道德高地。这是我创建史圣投资公司时下定决心要争取的目标。但是在现实生活中,人们经常把投资者等同于贪婪的资本家。风险资本组织解决社会问题的计划和行动经常招致无情的嘲笑,甚至被置于鄙视链的顶端。当然,这些是应该为中国的公共福利和中国慈善事业的成熟支付的学费。

公益和商业之间的关系不是一天就能描绘出来的。需要更多的人放下偏见,走出狭隘顽固的绘画方式,积极融入阿甘正传长跑并进行创作。幸运的是,我周围的许多投资者都愿意迈出这一关键的一步。经过大约三个月的准备,就在昨天下午,我担任董事的中国风险投资公益联盟发起了一场名为“投资者万小时”的新公益运动。我们将每年与至少100名梦想导师进行负责任的投资,并利用风险投资支持社会企业的发展。

回顾过去十年,从风险投资的角度来看,从冷到热的过程大致有“三个变化”,使新的公共福利成为可能。首先,出现了“金字塔底层财富”的新概念。近年来,人们对扶贫的原因和方法进行了概念性的重构。这种重建的先驱是小额信贷,它在尤努斯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后引起了广泛关注,后来通过密歇根大学战略研究教授普拉哈拉德的著作形成了一种思潮。根据思考问题的新概念,穷人不再仅仅是捐助者的接受者,而是成为一种资源,甚至是商业伙伴。财富和利润的出现为公共福利和商业的融合奠定了基础。

第二,互联网、移动互联网和新技术正在迅速发展。很难将产业或服务转移到贫困或偏远地区。这些地区也缺乏能够降低产品或服务价格的竞争性市场。这相当于对金字塔底部的消费者处以罚款。随着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技术的快速发展,投资者、产品或服务提供商可以直接联系消费者,这削弱了“金字塔底层的罚款”。同时,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企业家作为风险投资的宠儿,自然会为新的受众创造许多新的商业模式。

第三,新的企业家群体正在迅速崛起。在互联网的浪潮中,一群年轻的企业家和投资者以前所未有的速度积累财富,逐渐将公益或慈善作为回报社会、创造价值的现实方式。不同于传统的公益人士,他们更愿意将自己的商业思维引入公益领域。随着实践社会责任的企业家群体的出现,“市场意识、结果导向、知识型、高参与度”成为新公益的突出特征。

传统公共福利的最大问题是与社会资源失去联系。曾经是支付宝公益经理的鲁达(Lu Da)在《公益原理》中写道:“躲在一个小建筑里形成一个整体,他没有力量,没有能力,也没有压力

风险资本是一股向善的力量。有些人可能不相信,让我们先看看以下数据:2018年前三个季度,私募股权基金投资于中国未上市和未上市企业的本金增加了9,656亿元。这近万亿元的新投资都流向了实体经济。让我们看看我的史圣投资公司,自成立以来的八年里,它已经投资了200多只基金,覆盖了3000多个战略性新兴产业的股权项目。风险投资行业注重价值投资和长期投资,具有理想变为现实的英雄色彩。

2008年雷曼兄弟的倒闭引发了全球金融危机和全球道德危机。虽然这种危机不仅出现在金融行业,它确实给这个领域的从业者敲响了警钟。“恐惧是最伟大的风险投资伦理”,这是我创立史圣投资公司时的坚定信念。把概念变成现实。经过多年的探索,史圣投资逐渐形成了“培养人才”的企业文化。在实践中,它利用资金工具建设美丽的农村,促进精确扶贫。新的业务和新的公共福利相结合。

害怕耐心的市场资本。我经常在公司里说一句话,并在今天与你分享,那就是,“你在投资中最不需要的就是智慧。”我们反对投资中的“三种智者”。第一种是把其他人作为韭菜切掉。第二是认为我们永远是对的。第三,总是试图逆市场而动。如果你不是一个聪明人,你应该害怕市场,在投资上遵循“五不原则”,即不随大流,不急躁,不吹牛,不坚持,不气馁。我们是典型的专注于母公司的耐心资本。这基本符合新公益性的资金要求。

心灵的平静是敬畏自然的资本。我相信《孟子.离娄章句下》中的一句话:“先做点什么,然后再做点什么。”我们建立了一个投资“负面清单”系统。我们覆盖的90%以上的项目是战略性新兴产业。我们还在一些地区创新商业模式,用资金建设美丽的农村。尊重自然的心灵资本是好资本,是我们商业和公共福利的理论基础。

尊重人性的真诚资本。巴菲特、郭靖和阿甘是同一类人。他们的三个主要特征是简单、正直和毅力。总而言之,他们害怕人性。我认为史圣投资200多名员工最熟悉的一句话可能是“以乙方的心态做甲方的事情”。我说这句话是为了告诉你,无论你在哪里,你都必须真诚,服务好。因此,我们利用肉牛基金促进内蒙古精确扶贫,并利用投资者资源启动“一路童行”项目来关爱儿童。尊重人性的真诚资本是这些事物的共同逻辑。

最近,我在阅读《财富的责任与资本主义演变》时发现了一个有趣的分析。齐钟君认为,美国能够走出2008年金融危机的原因主要在于两个方面:一是新能源和其他新兴产业的出现;另一个是结构性改革,即改变旧的赚钱方式。这篇文章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在我看来,敬畏是风险投资兴起的重要基础。在风险投资的帮助下,新的公共福利是这一结构变化的动力引擎之一。

新公共福利改革的五个基本问题

如果传统的公共福利侧重于帮助穷人并“给人们鱼”,那么结合商业力量的新公共福利将引发一场“渔业改革”。在过去的一年里,我所在的中国风险投资公益联盟主要做了两件事:一是利用风险投资经验弥补社会企业的商业缺陷;第二,为更多风险投资机构创造机会,接受企业以外的新公共利益。经过一年的研究,我们发现这种“渔业改革”不可能一蹴而就。更进一步,我们必须至少解决以下五个难题。

投资周期中存在矛盾。当公共福利资源的分配从慈善基金会和政府转移到基金公司时,投资方向的改变和对社会影响等量化指标的重视将会产生深远的影响

主流机构仍然遥遥无期。即使在美国,新增加的影响力投资也从2010年的25万亿美元上升至2012年的80万亿美元,仍不到美国银行资产的5/和共同基金的1/1000。新公共福利的影响远未被养老基金、保险公司、主权财富基金和大型企业等主要机构投资者所接受。

投资目标不够成熟。对“第四部门”寄予厚望的社会企业是新公共福利领域的重要投资对象,但其中很大一部分已经从非政府组织转型。这些实体的许多所有者或经营者缺乏商业意识和清晰的商业模式,甚至缺乏基本的商业模式。很少有人接触过基本的金融知识,无法准确确定自己的融资需求,不知道各种可用的金融工具,也不知道如何将不同来源的资金纳入可管理的融资计划。

投资回报过于乐观。尽管人们乐观地认为,大量资源已经准备好流入金字塔有希望的底部市场,但发展这样的市场以吸引主流资本仍是一个漫长而曲折的过程。格莱珉银行成立于1976年,花了17年才收支平衡。新公益事业的其他商业模式同样费力。

未来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这是未来十年新公共福利面临的现实。今天,世界上许多人长期遭受贫困和不平等。加上日益严重的环境威胁,但丁《地狱》的现代版迫在眉睫。维吉尔是但丁在《神曲》年穿越地狱的向导。我希望更多的人能一起研究和解决问题,让风险投资真正成为连接商业和公益发展的“维吉尔”。一切为了人、自然和社会的和谐共处。(作者是史圣投资公司董事长兼中国风险投资公益联盟主席)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