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热点专题 » 正文

轻与重_狮山书架_悦读_南湖新闻网

来源:www.palidc.com 点击:1844

"她就像一个被遗弃在篮子里的孩子,顺流而下,漂到了他的床边。"

shire?丹齐格曾在《为什么读书》年提出“赶上并超过半本书,读”。因此,对每个人来说,不可避免地会有这样的心理不良习惯“追求征服厚书的乐趣”。因此,当阅读一本难懂的书,尤其是一份外部文件时,人们往往不会足够深入自己的内心。他刚刚读完这本书,以示自豪,却无法探究其中的思想。《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不应该是“追上半本书”的读本

昆德拉的语言具有魔力和不可抗拒的魅力,让我上瘾。每一行字,每一个字都是如此有意义,都想充分理解他想表达的东西,在每个人的身上都能看到他的影子。

托马斯、特里萨和萨宾都是我的一部分。但不是全部。当我第一次读到托马斯时,我被他独特的爱情观所吸引。他站在庸俗的对立面,用牺牲的婚姻换取他认为的自由。“任何没有情感投入的人都无权干涉对方的生活和自由。只有这种关系才能给双方带来幸福。”当我开始欣赏和认可他的爱情风格,并认为我将成为下一个托马斯时,昆德拉便轻描淡写地把语言转移给了特里萨。她过着沉重的生活,总是有意识或无意识地感到恐慌。不幸的是,我终于意识到,尽管我的情绪不管有多轻,但我的生命也是生命的重量。

我总是焦虑和担心未来,都是基于我的恐惧。

也许我也很虚弱,就像特蕾莎一样,渴望做点什么来避免回头,渴望抹去所有过去的生活,但这怎么可能呢?幸运的是,生命不是尼采的“永恒轮回”。永恒的轮回是最沉重的负担,所有的错误都会无限期地重复,这些无尽的错误所带来的痛苦无法被无尽的快乐所抵消。昆德拉说,“眩晕是陶醉于自己的弱点。意识到自己的弱点,他没有反抗,而是放弃了自己。”换句话说,这是逃避。"一旦一个人陶醉于自己的弱点,他就会继续变得软弱。"

事实上,当我为自己制定计划和目标时,是为了让自己不被迷惑,这样我就不会沉溺于自己的弱点。我害怕成为一个为生活努力奋斗的人。我害怕深渊,在那里我一辈子都为自己感到难过。特里萨的生活非常重要,因为她认为自己只有托马斯,她把自己限制在“和托马斯的生活”。每次托马斯离开她,她都觉得被活埋了。“反正我看不见。我的眼睛变成了两个洞。”

说起萨宾,昆德拉把她描绘成一个“因背叛而被背叛”的女人。我最欣赏的是萨宾的“生活在现实中”。她的情人弗兰茨是一个理想主义者。她认为生活在现实中被定义为“不说谎,不欺骗,不躲藏”。如果她想真实,她必须消除私人生活和公众之间的差距。弗兰茨随后供认了他与萨宾和妻子33,354的婚外情。当然,他失去了萨宾。对萨宾来说,那些失去隐私的人会失去一切,而那些自愿放弃隐私的人是怪物,所以她不会感到任何痛苦,因为她需要隐藏她的爱。但是当她所有的个人感受都被揭露出来时,萨宾开始了一段背叛的旅程:背叛,她体验自由的方式,以及她生命的轻松。"一旦爱情被公之于众,它就会变得沉重和负担."我必须毫不犹豫地承认我非常喜欢萨宾。她只是决定了一种生活方式,一种情感平衡来得到她需要的东西。为什么我必须打破这种平衡,然后用沉重的负担和眼睛来换取爱?

在阅读的过程中,我曾经想:一个作家的成功可以用读者在书中看到自己的程度来判断吗?看到自己的读者越多,作者就越成功?

如果昆德拉没有亲身经历过,他怎么会如此小心翼翼地描绘它呢?如果他的身体里没有这些角色,他怎么能用语言来描述生活中有这些角色的人的思想和行为呢?

然后昆德拉在书中回答道:

“我知道这一切,我也经历过。然而,小说中的人物并不来自我简历中的任何场景。我小说中的英雄是我没有意识到的可能性。我爱所有的主角,所有的主角都让我害怕。这就是原因。他们,这些角色,或者那些角色,越过了界限,我只是绕过去。这种跨越边界的方式吸引了我。这部小说的神秘之处只在另一边开始。这部小说不是作者的自白,而是对生活在尘世陷阱中的探索。”

我认为人们读书的原因是为了寻找新的观点。一种新的观点,只有凭自己的经验和经历是不可想象的,不能概括,只有当一个人看到它时,他才能突然意识到它。昆德拉最大的优势在于他对爱和性的清晰解释,以及他对世界上除了爱以外的事物的透彻理解。他写爱情,但不限于爱情。他在这本书里看到的最多的是他对人性、信仰和政治的思考。他利用萨宾的“背叛”和媚俗作为他的敌人。他如此深刻地揭示了我们生活和思想所基于的基本谎言。

但是当回到爱本身时,昆德拉也用这样一本书来帮助我真正打开爱的眼睛。对我来说,最终没有必要担心,因为生命的重量也许比生命的轻盈更难以承受,那么为什么要在生命的轻盈上浪费这么多精力呢?

我总是坐在生命重量的篮子里,向下游漂向生命重量轻的床的岸边。

youtube.com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