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热点专题 » 正文

新能源车企大洗牌,谁能笑到最后?

来源:www.palidc.com 点击:1375

新能源重组,危机来临,“弯道超车”已经说了这么多年,中国汽车公司真的已经完全超越海外品牌了吗?不。从21世纪初到2018年,我们投资了太多的乐观主义,但中国汽车公司并没有真正实现“质”和“量”的超越,尽管我们在新能源时代作为全球领导者发挥了先锋作用。

今天的新能源汽车市场很紧张。过去几年的野蛮增长造成了一系列资源、资金和人才的浪费。然而,历史的规律粗暴地告诉我们,从一个“汽车大国”转变为“汽车大国”会有痛苦。市场经济规律将使技术落后的企业退出历史舞台。

对中国汽车企业来说,2019年新能源国家补贴政策的正式实施再次敲响了“大洗牌时代”的警钟。

原始设备制造商不是犯罪,但成本是犯罪。

截至目前,中国大陆已有486家新能源汽车制造商注册,品牌影响力、技术沉积和实际生产销售参差不齐。这么多汽车公司中有一半能幸存下来吗?答案肯定是否定的

在2018年第一届中国新能源汽车峰会论坛上,中国汽车技术研究中心北京部副主任王成预测,2025年中国新能源汽车年销量将达到700万辆,约占乘用车市场的20%。然而,在这7年内,市场自然会淘汰数百个既没有研发能力,也没有大量生产和销量的新能源汽车品牌。

谁会第一个被刷掉?原始设备制造商品牌首当其冲。首先,我想解释一个要点:代工不是犯罪,成本是犯罪。因为选择原始设备制造商模式的新能源汽车公司没有办法控制成本。昂贵的电池、电动机和电控都是进口的。整个制造过程和质量控制过程由原始设备制造商控制,只有品牌留在他们手中。我开玩笑的。作为一个新品牌,你的受欢迎程度大约为零,你的市场价值极低。你不能向耐克和苹果学习合同制造。你能谈论什么品牌价值?

“合同制造模式”前景渺茫。

据国外媒体报道,中国正在制定新的“合同制造管理办法草案”,要求合同制造企业满足以下条件:

1。过去三年,国内研发投资至少达到40亿元;

2。在过去两年中,纯电动乘用车的全球销量至少达到辆;

3。原始设备制造商合同应至少签订3年,同一地点原始设备制造商的年产量应至少达到50,000辆。

4。企业需要数十亿元人民币的实收资本;

5。最多只有两家汽车公司可以签约购买。

如果上述原始设备制造商管理规定最终出台,大量暂时不合格、研发投资不足的新能源汽车制造商将完全无法翻身。所有的投资只会成为“PPT汽车制造”的笑话。目前,新车制造部队的负责人威来汽车基本上遵守了上述严格的规定,而绝大多数新车制造部队无法支撑如此庞大的开支。

政府为何要颁布如此严格的法规来管理“贴牌生产模式”?这与当前大量新的汽车制造力量脱离重工业基础,直接寻找替代工厂生产不成熟产品的情况有关。工厂不能保证他们的原始设备制造商的产品完全符合原来的设计标准,而且新的汽车制造力量的零件设计不是很复杂。加上代工管理和生产模式的高错误率,“代工模式”逐渐成为“劣质产品”的代名词。

“合资模式”前途光明。

然而,乘用车生产资质如此之少,那些拥有真正技术实力的新车制造商怎么可能实现大规模生产呢?解决的办法并不是说,不存在博骏汽车与天津一汽李霞、爱知汽车与江铃汽车之间的“合资模式”,也不存在一些新的汽车制造力量找到另一种提前着陆方式的新的大规模生产模式。短短几个月内,博骏汽车和爱知汽车成功获得生产资格,避免成为“大洗牌时代”的受害者

爱知汽车以17亿英镑的增资收购江铃控股(路虎)50%的股权是“获取资格的迂回方式”。合作双方都有江西省国有资产的背景。这种合作主要是由当地政府推动的,以促进当地新能源汽车产业的发展。就这样,江铃控股上饶分公司的10万辆纯电动乘用车生产资质自然被放进爱知的“口袋”。

对于更多尚未获得生产资质、缺乏研发投资甚至融资困难的新电动车公司来说,新“合同制造管理办法草案”的出台可能意味着淘汰竞争将正式到来。

不要死在资本链上,成为第二个“乐视模式”(Letv model)

创业从来都不容易,创办新能源汽车公司甚至比舒道的“地狱模式”测试题还要难。前胡润富豪榜第31位,前胡润信息技术富豪榜第8位,前福布斯中国富豪榜第37位,都属于贾跃亭,个人总资产420亿元。然而,这位大亨仅仅用了两年时间就成为了一个被整个中国唾弃的债务债务人。这一切都是由于新能源汽车企业启动项目的资金链断裂造成的。

新车制造商缺少什么?缺乏人才,缺乏土地,缺乏技术,缺乏厂房,缺乏知名度.最终,它们都是可以用钱解决的问题。问题是没有钱怎么办?那没人能帮你。然而,2019年已经成为中国经济的严冬。天气太冷了,“热钱”不再热了。风险投资者正在一个接一个地保护自己。谁愿意帮助新的汽车制造力量?

是的,但是在困难时期大量的风险投资只会投资于技术领先的企业。今年上半年,地方国有资产、国有企业资本和工业资本以135亿元的新增融资再次冲击新能源汽车产业。其中,威来汽车获得最大100亿元,博骏汽车成功筹集25亿元,爱知汽车获得10亿元。

在外界不断攻击威来汽车,媒体每天都急于传递负面消息的这些日子里,100亿元不仅是资本链中的一个坚实的环节,也是新汽车制造商总公司威来重建行业信心的一个坚实的环节。对于仍处于种子阶段的博骏汽车来说,25亿元是一笔巨款,足以支撑这个技术流企业继续增强自身的硬实力。投资是国际国内资本(包括中央企业、外资、民营和地方产业资本)支持的企业行为,具有很强的独立性和可持续性,足以帮助博骏脱颖而出,逐渐成为新型汽车制造力量的龙头企业之一。

当然,风投越多越好。贝特昂汽车(Bateng Motor)曾表示,该集团非常谨慎地引入每一只风险资本基金,不会让其股票稀释得太早或太多,以免将最终结果交给资本。可以看出,资本链中的这些风投在使用不足时已经变成了“乐视模式”(Letv mode),肯定会死去。当有太多的时候,公司将面临股份稀释和放弃领导权力。威来汽车将很快面临这种风险。博骏和爱知汽车的风险投资比例相对适中,“中庸”也是正确的。

产业升级,“工业废物时代”结束。

日前,国家发展改革委、生态环境部、商务部联合发布《推动重点消费品更新升级畅通资源循环利用实施方案(2019-2020年)》。新政策对新能源汽车的消费做出了新的规定:“新能源汽车在各地区的购买和运营不受限制,已经实施的一律取消”。

中信证券和其他分析机构认为:“《方案》发布的最终好处是头品牌。对于品牌实力弱、产品竞争力差的企业来说,没有优势。”这种分析并非没有道理,因为目前受限城市的“持证人”居民往往选择耐久性短、价格低的低品质“油电”车辆过渡使用,在耐久性、空间、配置和价格上真正满足他们需求的产品并不多,每个人都在观望。

W

然而,不要忘记太平洋另一边的特斯拉汽车。新能源产业中的这条“鲶鱼”正在高速推进本地化进程。半年后工厂几乎关闭,这可以被称为“美国技术和中国速度的完美结合”。据新闻协会报道,美国生产的特斯拉Model 3已经成为北美销量最高的新能源汽车,今年1月至5月累计销量为46,000辆。排名第二和第三的丰田普锐斯PHEV和雪佛兰博尔特只能达到尾数。未来,国产车型3将会给中国新能源汽车公司带来令人窒息的压力。为了保持美国的实力,我们必须依靠拥有独立研发能力的领先汽车公司,如威来和博骏。

“大洗牌时代”,谁会笑到最后?

中国480多家新能源汽车公司中,有多少会在加速的最终淘汰竞争中幸存下来?也许答案会很尴尬,但我们不妨将这场“灭绝种族”视为对汽车工业弱肉强食法则的真正解释。

对国家来说,“大洗牌时代”并不是一件坏事,因为只有通过淘汰上级和淘汰下级,我们才能解放那些被误导和抛弃的人才和资源,让他们回到汽车公司的头上,并继续共同努力促进我们新能源汽车产业的发展。

丛林游戏的答案变得越来越清晰。没有产品、没有技术、没有资质、没有资金的“多无”企业必然会首先被淘汰。从长远来看,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在480多家电动汽车公司中,中国的“大众”和“丰田”肯定会出现。

[本文由合作媒体授权的投资界转载。这篇文章的版权属于原作者和原出处。这篇文章是作者的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投资界的立场。请联系原始作者和原始来源以获得授权。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联系(editor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