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社会新闻 » 正文

宝武钢铁拟控重钢股份 亿吨梦想触手可及

来源:www.palidc.com 点击:669

原题:2019年12月27日晚,经济观察报记者董瑞强宣布,拟控制重钢1亿吨梦想的重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重钢”)已收到其实际控制人何思源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何思源投资”)的通知。何思源投资与中国宝武钢铁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国宝武”)签署《意向书》,中国宝武有意成为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一位与中国宝钢集团关系密切的内部人士告诉《经济观察报》的记者,“每个人似乎都明白这一点。事实上,这种预兆在头两年就已经发生了。许多业务和事务都是相互关联的。现在,可能是进入宝武体系的合适时机。”

早在六个月前,中国宝武钢铁集团将进入重钢的消息就已经传开了。当时,省委书记、宝武集团董事长陈德容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预计在不久的将来,我们将正式进入(重庆钢铁公司),根据计划,2020年技术改造完成后,重庆钢铁公司的产量将达到1000万吨。到2020年底,中国宝武的产能将达到1亿吨。

本《意向书》表明宝武集团拟指定一家持有私募基金管理人执照的法人实体,由其全权控制接受何思源(重庆)钢铁工业发展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企业)(本公司间接控股股东)全体普通合伙人的财产份额,成为工业发展基金的执行合伙人和基金管理人,并办理相关的工商变更登记和中国资产管理协会变更手续。

重庆钢铁公司的一名内部人士告诉《经济观察报》,目前中国宝武及其指定的法人实体正在执行相关的尽职调查和审计评估程序,交易对价尚未确定。在此期间,企业的正常生产经营不会受到影响。

但是,根据《意向书》,交易期将于2020年6月30日结束。如果必要的程序不能完成,双方可以协商延长拟议的交易期限。在过渡期内,何思源投资仍将行使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的权利。

重组背后

与20世纪90年代的债转股风暴不同,市场化是重钢破产重组的特殊性。在它的背后,有一个以市场为导向的推动者的形象。接受者是一只面向市场的私人股本基金,而不是一家直接参与的钢铁公司。

该私募基金名为何思源(上海)钢铁产业股权投资基金中心(有限合伙)(以下简称“何思源基金”),背景突出且复杂。这是中国第一只由中国宝武集团(25%)和罗氏公司(26%)、中美绿色基金(25%)和招商局集团(24%)共同设立的钢铁产业重组基金。基金经理是一个四源投资。注册资本总额为10亿元。

令业界惊讶的是,从2017年7月3日重庆钢铁公司正式启动司法破产重组到2017年底所有重组事宜完成,仅用了约5个月时间。行业专家表示,大型钢铁公司破产和重组通常至少需要一年时间。

据中美绿色基金首席执行官白波称,重钢150天的重组周期是“火箭速度”。事实上,重钢在一开始并不是四大来源和资金最理想的目标,直到2017年7月和8月才成为潜在目标,因为当时重钢的其他选择已经不可行,真正可行的操作是进行市场化的破产重组。《经济观察报》获悉,重庆钢铁公司想通过资产重组来解决危机,但重组计划复杂,债务巨大。重钢也考虑过债转股,但最终各方都认为这不是一个特别好的计划。

这是我的第一次测试

重庆长寿钢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寿钢铁”)成立于2017年10月,是专为收购重钢而成立的。两个主要出资者是:何思源基金持股75%,重庆战略性新兴产业股权投资基金合伙(有限合伙)持股25%。重庆钢铁股份有限公司重组后,长寿钢铁有限公司成为控股股东,思源股份有限公司成为实际控制人。

何思源投资负责人表示,未来几年重组还需要投资数十亿元来改造重钢生产线。该基金的规模设计为400-800亿元人民币。目标是整合中国4000万至5000万吨的钢铁产能,并在整合后大规模退出。

为什么不是国有中央企业直接接受这个提议?周柱平认为,如果国有企业收购,通常的方法是转让,但员工不是很能够接受对他们利益的深入改革。债权人不能接受债务折扣。如果其他国有企业直接接受要约,那只能是一个行政主导的谈判过程,而不是市场主导的,也不具备让计划变得非常复杂的条件。此外,转让方式存在法律隐患。

民营企业参与重组更加复杂。他们不仅要有协调政府资源的能力,还要有专业的尽职调查和方案设计能力。白波说,因此,从2017年6月到7月,中国宝钢和一些民营企业没有这样做,何思源是一个非常独特的存在。

一位与中国宝武关系密切的内部人士分析称,中国宝武没有直接参与重钢的重组,也是因为宝钢和武钢刚刚完成合并,2017年内部事务相当复杂,所以不能抽出精力在市场上做其他动作。

然而,重庆市政府和重钢在寻找重组方时对中国宝武寄予厚望。周竹平表示,中国宝钢立足于行业领先地位,应该考虑行业发展,贡献力量。因此,它将考虑这个问题,并设立这个基金,以促进中国钢铁工业的调整。

中国宝武集团党委书记兼董事长陈德容曾表示,中国钢铁行业的逃逸序列存在地区和产品结构不匹配、产业集中度低和债务高的问题。由中国宝武领导发起成立的何思源股权投资管理公司通过产业基金重组重钢,为国内钢铁企业利用资本市场进行并购重组提供了成功案例。不仅有效解决了债务危机,而且从根本上提高了重钢的资产质量和盈利能力。一年后,重钢超越了“止血”目标,获得了新生。2017年和2018年净利润分别为3.2亿元和17.88亿元,分别增长106.83%和458.57%。2019年前三季度,整个行业表现疲软,重钢收入172.84亿元,同比下降0.87%,利润7.2亿元。目前,其成本水平已经达到西南地区领先水平。

重钢是中国最大的中厚钢板制造商之一。目前,重庆钢铁公司在规模、技术和员工素质方面是西南地区最好的。根据长寿钢铁有限公司的计划,重组后的重钢预计在2019年生产635万吨钢。到2020年,每年将生产830万吨钢和790万吨钢,分别占热轧钢板、棒线材和钢板产量的40%、40%和20%。

长期以来,人们一直认为何思源基金的牵头方是中国宝钢集团。

此前,重钢重组方承诺自重钢破产重组计划完成之日起36个月内不转让重钢股份。自重庆钢铁股份有限公司破产重组计划完成之日起五年内

在《意向书》签署公告的当晚(2019年12月27日),重钢同时宣布,公司总经理李永祥最近因工作原因要求公司董事会辞去总经理职务,继续担任公司董事。同时,经公司董事会提名委员会审议通过,并经公司独立董事批准,公司董事会同意聘任刘为公司总经理,邹安、为公司副总经理。

刘现任宝武集团广东韶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总裁、党委副书记,韶钢集团松山公司副董事长、党委副书记、法定代表人,重钢集团宝武协同支持项目总代表。邹安现任宝武集团环境资源科技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现任四川投资发展有限公司执行董事兼总经理,四川德胜钒钛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兼采购与供销党支部书记。

一位知情人士告诉《经济观察报》,重庆钢铁公司的管理层是宝武发出的一个非常大的信号。宝武可能要等重庆钢铁公司运营一段时间之后。经过长时间的磨合和各方面的调整,其性能有了很大的提高。思源投资对重庆钢铁公司的重组效果达到了预期,这一点得到了良好的事实证明。

上述知情人还表示,“重庆钢铁有限公司位于西南。与马鞍山钢铁股份有限公司等其他钢厂相比,条件不尽相同。重庆钢铁股份有限公司愿意与宝武合并,可能没有其他企业与之竞争。长期以来,宝武的高层官员与重庆市政府进行了多次接触,也有一定的合作和共识基础。”

此举也符合中国宝武的战略布局。早在一年前,陈德容就表示,中国宝武重组的目标不是盲目推进并购重组以扩大产能规模,而是进一步强化中国宝武沿海和沿江的战略布局,与现有生产基地形成明显的协同效应。

行业专家认为重钢的加入是中国宝武战略布局的重要组成部分。“一亿吨珍贵武器”将在年内实现,“一亿吨珍贵武器”已经进入倒计时。

陈德容在2020年新年致辞中表示,在过去的2019年,我们成功重组了马钢,实现了对重钢的实际控制,集团粗钢产量达到9600万吨,“1亿吨宝武”指日可待。

安赛乐米塔尔以9642万吨的粗钢产量,在世界钢铁协会公布的2018年全球50强钢铁公司中排名第一。目前,中国宝武的粗钢产量与宝武相当。

去年“宝马联盟”成立后,如果到2020年1亿吨的目标能够实现,那就意味着中国宝武将成为世界上最大的钢铁公司。

陈德容在六个月前的一次新闻发布会上说,根据宝武目前的产品结构,1亿吨的年产量大约是5000亿元。如果非钢铁收入超过钢铁目标,就要增加5000多亿元,这将达到每年超过万亿元的收入。然而,即使产量达到1亿吨,也只占世界18亿吨钢总产量的5.56%。一个成熟的市场必然具有相对较高的产业集中度。

根据国家要求,未来钢铁行业将继续加快市场化并购重组,组建几个在世界上具有较强竞争力的超大型钢铁集团,提高行业集中度和国际竞争力。

中国宝武发展计划(2016-2021年)指出,中国宝武的发展愿景是成为“全球钢铁行业领导者和世界级企业集团”。会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