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时尚快讯 » 正文

“下乡资本”跑马圈地“烂尾”频出专家:规范土地流转,防止工商资本打擦边球和非农化、非粮化

来源:www.palidc.com 点击:703

记者

《经济参考报》近日走访调查了湖南、黑龙江、山东、广西等地,了解到近年来,工商资本“下乡”推动了农业现代化进程,增加了农民收入,改善了村庄面貌,成为解决“三农”问题的有效措施。随着农村振兴战略的实施,广大农村将吸引越来越多的工商资本。

"下乡"的工商业资本在发挥积极作用的同时,一些不容忽视的问题和矛盾也在发生。记者《经济参考报》在多次调查中发现,“资本下乡”带来的风险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一是大量涉农项目“未完成”,资本“流失”,土地被遗弃,农民利益受损;第二,土地流转纠纷频繁发生,加剧了农村社会的不稳定因素。第三,“非粮”和“非农”现象层出不穷,威胁着粮食战略安全。

大量涉农项目“穷途末路”资金“流失”

《经济参考报》记者了解到,当工商资本进入农村时,他们大多看到国家农业政策的优势,但往往对农业投资的长期性、复杂性和风险缺乏足够的认识,盲目跟风。一旦事情出错,就很容易“退出”并走开。由于管理不善,一些与农业相关的项目长期以来一直“烂透了”。

在山东南部一个城市的一个乡镇,一家公司去年转让了大片土地种植葡萄。由于资本链断裂,这片土地现在杂草丛生。该镇管理站负责人张玉川告诉记者,许多工商资本对加入农业有很高的热情,但当他们进来时,他们发现情况与他们想象的大不相同。农业投资是持续的。除了土地转让成本、肥料、劳动力和农业设施,每年都要增加。如果操作跟不上,资本链就会被打破。

黑龙江省巴彦县多个乡镇与一家畜牧企业签订了投资协议,与农民签订了2000多亩土地征用合同,建立养猪基地和配套设施。今年,畜牧业企业无力支付土地租赁租金,导致1000亩未开发良田被弃,杂草丛生,地表黑土被毁。村民张海村说,如果他知道这一点,他就不会签署租赁合同。现在他无法得到租金或种植土地。

记者从广西一个城市的采访中了解到,与某些地区的企业主直接将土地转让给农民的承包模式不同,当地政府支持的公司从农民手中转让土地,然后将土地转包给各种类型的资本进行承包耕种。由于管理不善和外国老板对风险估计不足,这种模式给当地带来了一系列负面影响,因此政府负担沉重。

农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作为当地农业局的子公司,是大量当地土地流转的实施平台。该公司负责人廖星表示,几年前是当地土地转让的高峰期。许多老板来种甘蔗,并转让了大约6万亩土地。然而,由于甘蔗市场不景气等原因,许多老板"出走",这些"出走"的老板转让的土地达数万亩。“乱七八糟的事情留给了当地政府,他们现在正在支付农民的地租。“

”每亩土地的租金大约是1000元。目前,数万亩土地的租金需要由政府承担。县级行政单位每年筹集1.2亿元向农民支付租金并不容易。廖星说,迫于压力,政府不得不从其他地方借钱。尽管它知道这是非法的,但没有更好的办法了。现在,政府已经谦恭地恳求老板给钱,法律手段已经使用,但效果并不明显。现在都是财政支持,从东向西借款,已经投入了大量资金。

不规范的土地流转损害农民利益

基层干部反映了这一点

在广西某城市的上述村庄,当记者前来采访时,许多村民立即聚集在周围。“2017年的租金迄今尚未支付。我不知道我是否能给它。今年甘蔗被压榨了20天,但公司无话可说。我们遵守合同,但他们不遵守。”一些村干部说,土地转让是政府动用的,去年的租金还没有收到。村民们意见很好。

湖南永州法院系统农村土地流转纠纷调查报告显示,永州江永县法院受理的桃川镇夏薇村委会与国外一座自营荒山合同纠纷,涉及夏薇村472户和1800多名村民的切身利益。湖南省农业委员会的统计数据显示,2016年,土地合同纠纷20,525起,调解案件20,469起,农村调解案件18,753起,仲裁委员会受理纠纷1,772起,调解案件1,716起,仲裁案件56起。

《经济参考报》记者了解到,目前湖南省只有70%的县市建立了县级土地流转交易有形市场,30%的县市尚未建立。一些交易市场管理不善,大多数交易市场没有标准化的数据档案,土地转让数据不完整。还有一些地方土地转让交易只是民间活动,而不是交易场所,交易程序有些不规范,给土地承包关系的长期稳定带来隐患。

长沙市农委管理站主任刘光辉表示,目前农村土地经营权的外流是多元化的。有些由乡镇组织,有些由村团体组织,有些由农民自己组织,有些由县(市)农业相关部门或中介组织组织。有许多种循环。操作不看对象,没有阈值,不遵循程序,不遵守规则,非常随意。流通双方不履行合同的现象非常普遍,容易引起纠纷。

"土地转让不够规范,有些土地经营权没有签订书面合同或只有口头协议。即使签订了书面合同,条款也相对简单,权利和义务的规定也不够明确,不足以保护转让双方的权利和利益,特别是处于相对弱势地位的农民。”崇左农业局管理站主任李志强说。

农村资本“玩边缘球”和“无粮”现象频繁发生

《经济参考报》记者在山东几个地级市的采访和调查中发现,工商资本进入农业领域后,大部分没有从事粮食生产,而是选择种植一些经济效益较高的作物。农村土地流转实现大规模经营后,一些企业可能会在考虑生产效益的基础上,放弃水稻、小麦等粮食作物的生产,转而从事水产养殖、果蔬、种苗、花卉等经济作物的种植,从而挤占粮食种植面积,导致主要粮食产量下降。

湖南省一位农民告诉记者《经济参考报》,由于粮食价格低,湖南省土地流转价格相对较高。如果进口商选择种植粮食,两季水稻种植的粮食产量将为每亩1600公斤,2016年籼稻的最低购买价格为每亩2160元。除去劳动力、成本、生产资源等因素,粮食产量将很少甚至会有所损失。因此,大多数流通企业选择种植其他效益较高的经济作物或水产养殖,导致主要粮食种植面积大幅减少。

一些基层干部还报告说,由于粮食生产的比较效益低,粮食补贴等直接提供给承包农民,而其他农业或经济项目的发展效益普遍较高。一些工商企业和大户以土地经营权流转的名义,任意将农田变成“非粮”农场、花木基地、农舍、私人俱乐部等,甚至玩“边球”

广西一位专家告诉记者,大量“圈地”没有直接开发,这也是“非粮”和“非农”的表现。“我身边有朋友这样做,有很大的利润空间。他们一次与农民签订了许多英亩土地,制造了他们有能力发展的假象。然而,他没有这种能力,也不进行发展。相反,他会发出分包邀请,看看哪个老板有能力来这个地区。他们等待价格卖出,赚取差价。如果他们不能分包,他们将被放弃。”

广西经济管理干部学院教授Xi强说,资本的属性是“什么赚钱,它做什么”。一些农村资本选择“玩边缘球”来从中赚钱。此外,农村地区缺乏监督和管理土地流转的机构。“资本可以随心所欲地进入,随心所欲地创造,甚至可以为所欲为。”

youtube.com